獨不孤,必有鄰 慈濟慈善X社區長照

英文單字總是背了又忘、忘了又背?【TOEIC Power多益單字報】教你從字首、字根和字尾學起,輕鬆背單字。 每一波漲潮,《財訊月刊》的讀者都賺到了!!訂閱【財訊電子報】讓您邁向致富之路,從劣勢成為贏家!!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11/04 第330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慈濟月刊電子雜誌
直接訂閱

編輯小語 萬眾一心的人性光輝
證嚴上人專區 苦既拔已 復為說法 受用無窮
慈濟脈動 獨不孤,必有鄰 慈濟慈善X社區長照
焦點專欄 今夜無眠,不只我一人

萬眾一心的人性光輝
九月底,印尼蘇拉威西島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五的淺層強震,同時引發海嘯,造成怵目驚心的嚴重傷亡。這是繼二○○四年發生舉世震驚的印度洋大海嘯之後,處於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島國印尼再度遭逢海嘯襲擊。

蘇拉威西島強震後,慈濟隨即展開救災關懷,由臺灣載運一萬條環保毛毯、八噸多的香積飯等物資到印尼。印尼志工也帶了泡麵、乾糧、礦泉水、大米及衛生用品前往災區,並準備大帳棚和太陽能板,讓缺電的村子有電可用,慈濟人醫會同時進行義診,希望能及時撫慰災民受創的身心。

對於此次震驚國際的災難,臺灣和海外許多地區的慈濟志工也立即捐款募款。例如,臺南一群志工發起「萬『粽』一心,馳援印尼災民」,十月中旬包了四萬顆素粽義賣。許多社區民眾、八二三熱帶低壓水災受災民眾紛紛響應,協助洗粽葉與綁粽。

「能助人者就是有福之人,要為臺灣造福,照顧社會平安!」證嚴上人慨嘆,無論科技再如何發達,人終究無法抵抗天災;唯有人人虔誠以愛相助,才能給多難的世間帶來希望。

互助的力量不只在災難發生時需要,無形的苦難也需你我的關照。今年八二三水災,雲嘉多處偏鄉多日陷於汪洋的泥流中,前往援助的慈濟志工與大林慈濟醫院的醫療團隊發現,不少長者孤獨無依,將之納入慈濟社區長期照護的網絡中。

二十年前,慈濟志工組織社區化,上人呼籲發揚「里仁為美」的傳統美德。二十年來,志工承接政府開展的獨居長輩長照計畫,定期進行電話問候和居家訪視,成為社會局在社區裏的前哨站。本期主題報導是慈濟志工因應社會變遷,對獨居長者各種關懷服務的方向和內容。

不論是對遠方或近鄰有難者的關懷,都彰顯萬眾一心的人性光輝,這也是凝聚社會人心的穩定力量。

苦既拔已 復為說法 受用無窮
證嚴上人主講 編輯部整理
畫作/林錦濤

入人群付出,為苦難人造福 ──

有形的物資,能安頓一時的生活,

無形的實法,能夠啟發愛心、安穩自在,

不只今生受用無窮,還能影響來生來世。

印尼蘇拉威西島九月二十八日下午發生強震,無預警的海嘯緊接著來臨,鋪天蓋地,建築物遭到嚴重破壞,造成兩千一百人罹難,超過一萬人受傷。災後多日機場無法正常起降,只能勉強讓軍用機和小飛機起飛救援、後送傷患。

從雅加達飛往南蘇拉威西省首府錫江市,就要兩小時,再從錫江飛到重災區、中蘇拉威西省首府巴路市,更要一小時多。即使無法立刻抵達災區,慈濟人救援行動沒有停歇,先趕往錫江關懷被後送的災區傷患,致贈慰問金。

心繫災區還有許多人苦無外援,嗷嗷等待一滴水、一口飯,慈濟人想盡辦法,從臺灣及雅加達接力運送物資;交通恢復後,志工與慈濟人醫會即趕往巴路救災及義診,分送香積飯等物資來安住居民的生活、穩定他們的心,評估後續的住房援建工作。

慈濟邁入五十三年,國際間慈濟人傳承精神能量、信受奉行,慈濟印尼分會今年也度過二十五周年。在這個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慈濟精神在社會各個階層都能受用,志工們愛的能量平等,發生災難時,不會缺席,也尊重受助者的信仰。

近幾年援建雅加達西巴德曼干村貧戶住屋,初期也曾遇到對方表達質疑,是否佛教團體要來改變他們的信仰?志工苦人所苦,用時間、用方法,耐心分享付出無所求的理念;真誠的心,終於獲得接納。

扶困計畫不僅援建三百多戶,還興建清真寺和教室,讓村民可以讀經。住戶擁有了穩固的家園,主動領回四、五千支竹筒撲滿,老老少少歡喜布施,因為他們了解為善是正信宗教共同的方向,《古蘭經》也是如此教導。

有多位慈濟人是實業家,但不是哪位富有的人去為貧民建房子,即使是富有人家也不輕視點滴,推動「竹筒歲月」,匯集零零碎碎的愛心善款來建屋;志工也將這個過程說給大家聽,感動了人心。這真的是愛的妙法。 

印尼分會副執行長郭再源居士分享,在薰法香時理解「苦、集、滅、道」,在付出時接觸人間疾苦,引導人人從善門入,就能體會師父早將《法華經》鋪在地上,讓人人去身體力行。這幾年來所做過的事,回過頭來發現,經文就是所走過的路、行過來的菩薩道,也就是無私大愛。

蘇拉威西島強震發生後,超過三十五個國家地區慈濟人募心募愛,支援救災;包括海地和非洲多國,志工即使生活清苦,也不缺席;厄瓜多地震災區的神父與修女也捧著愛心箱勸募,讓慈濟去助人。不分國家與種族,宗教可以共融,眾善可以共行。

大家發揮「竹筒歲月」精神,平常以一念愛心,一個銅板一個銅板地累積;當眾生有苦難,及時傾囊而出。還有小朋友做果凍、老菩薩做草仔粿義賣,自掏腰包,用一番辛苦去喚醒人人的愛心、付出分毫一起做好事。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志業體同仁快速啟動,共襄善舉。靜思精舍修行者也爭善向前,他們每個月只有一千元單費,卻很願意喜捨。

募愛募心有雙重意義。第一,不重在多寡,而是要啟發天下人愛的能量;第二,啟動人人的警覺,居安思危,戒慎虔誠。

藉由這樣的境界,喚起大眾理解人生無常。氣候變遷、四大不調,任何一個國家都感受到這種災難之苦,瞬息之間損傷無數財產與人命,世間是多麼脆弱。

要珍惜平安,平安即是有福,見苦知福更要造福。及時救難救苦,是人人都做得到的事,日常少一點消費,就能把愛付諸實行。虔誠祈禱,善念共振,就像保護膜,保護天地平安。

不僅布施救濟,

更要布善種子,

啟發愛,與人有福同享。

想好意,時時知足歡喜。

今年七月到八月,緬甸中南部省份因為連續豪雨三度淹水,一、兩個月來,農田泡在水中,農作物也泡湯;貧困農民生活原本就苦,災後望天興嘆。

等待水退後,慈濟志工九月下旬前往三個省份勘災,看到一片片荒廢的農地,聽到農家描述負債沒得吃,問他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還有一些餅乾可以吃。」「要是餅乾也吃完了,怎麼辦?」「我們喝水就好了。」相依的老人家說出無奈的心聲,不敢盼望有人會去幫助他們,因為人人貧困,連顧好自己都困難了,又怎有能力去幫助更窮困的人。

志工登上他們所住的高腳屋,受到大雨大水浸泡多時,牆壁不像牆壁、屋頂也不是屋頂了,志工就怕踏上去會將屋子踩得坍陷。

要離開一戶人家,阿嬤緊緊牽著志工的手捨不得放,不停撫摸;阿嬤說,不曾看過這樣胖胖的身材,也很少摸過結實的雙手,因為當地人都瘦瘦的。對村民來說,來自外地甚至國外的慈濟志工溫柔地關心,傾聽他們講話,就已經很滿足。

回首十年前也是一場風雨,慈濟志工在納吉斯風災後踏上緬甸,急難救助時,看到農民一生勞苦,卻無法讓一家溫飽,借貸買稻種耕種,累積高額利息,一年到頭勤勞耕作,收成無法養家,窮困又負債,一年接著一年。

慈濟致贈受災鄉村稻種,讓農家自立自強,志工也將一句句「靜思語」印在盛裝稻種的米袋上,農民看到翻譯成緬文的字句都很歡喜,即便稻種用完了,仍然保存著這個袋子。

慈濟人這次勘災,也回去探望曾經結緣的這些地方,雖然沒有受災,但居民看到志工都很歡喜,有人慎重地拿出米袋,說:「這只袋子很寶貴,我一直留存到現在。」「我多年前領到的這包稻穀,袋子上印著『口說好話,心想好意,身行好事』。」「我的是『感恩、尊重、愛』。」各人都不相同,但紛紛分享這幾句簡單的話語如何影響自己的待人處事。

當年領到稻種後,他們很爭氣,不僅自足,安定了農村生活,也有福同享,有的人撥一些稻子捐給慈濟,慈濟輾轉又再分給其他貧農,得以幫助更多人,烏丁屯、烏善丁兩位農夫也深受感動,成為慈濟志工。

在他們帶動下,目前有十八個村子、九百六十幾戶效法慈濟竹筒歲月,每餐存「一把米」到「米撲滿」,每月集會,帶「米撲滿」回娘家,捐出的米堆成一座小山丘,超過一點一噸,可以幫助六十六戶特困人家。

輕輕抓一把米,自己每天八分飽就好,兩分能夠幫助人,十個人合起來援助一個家庭;六十多戶貧中之貧,老、殘、孤、寡就有所依靠了。

今年水患後,要到明年二月才能開始種水稻,因此十月起志工先致贈雜糧種子,讓受災戶這一季至少有收成,並且將種子分裝成幾個袋子,大家比較好扛;不只應一時的急難,也能夠順著季節及時播撒。

發放的米袋上同樣寫了靜思好話,讓他們了解雖然受人幫助,但愛心啟發,點點滴滴累積,也有辦法幫助人;好話在內心,永遠能夠善解、知足,雖然貧困依舊,但也能樂天知命。

這就是布善種子,「苦既拔已,復為說法」,不只是救濟安定生活,精妙的一句話聽入心,受用無窮。入人群去付出,在貧困人身上造福;有形的物資,能安頓一時的生活,無形的實法,不只影響今生,還能帶去來世。

再如何計較,

人生最後還是老邁病衰;

與世無爭,但爭取時間,

把握身體利益眾生。

時間在分秒間不斷消逝,在不知不覺間,身體非常細微地「老邁病衰」,精力體力消磨衰微,這是歲月留下來的痕跡,再努力也徒勞無功。

人的心念緣著外境,去讚歎、嫌棄或排斥,喜歡的就要取,取不到就是爭;為了人、事、物起煩惱、放不下。但再如何計較、如何為了眼前的事情爭執不休,結果還是「老邁病衰」;大自然法則,誰都無法抗拒。

正因為歲月不待,所以一定要善用生命。「與事無爭,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但要與時日競爭,爭取時間,發揮生命良能。自我警惕,人生如果只有享受,徒然增加業力;要趕快覺醒,把握身體利益眾生。

眾生的苦難,不能袖手旁觀。無論空間有多大、有多少眾生受苦,都能匯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與力量去幫助。

每遇到災難,慈濟人安撫社會、關懷苦難人,不計較時間,不講求享受,視為使命及時投入,轉辛苦為幸福,甘願做,歡喜受。對於苦難人的那一分呵護、照顧與陪伴,慈濟人做到了;也期待無私的大愛能傳承到下一輩、下一代,天下更平安、更祥和。

不要脫離善的人群,也不要喪失為善的本分事與權益,總是做就對了。請大家多用心!

獨不孤,必有鄰 慈濟慈善X社區長照
撰文‧劉軒宇 攝影‧顏霖沼

高齡獨居,無論是被迫落入弱勢困境,

或者是個人自主的選擇,

沒有家屬在身旁,長照成為深深的隱憂。

除了經濟補助生活與就醫,慈濟也以積極作為,

延緩長輩們老化與失能,安心在社區安居與安老。

一九九八年,臺灣社會陸續出現多起獨居長輩死亡多日才被發現的新聞,引發各界關注這項「新興」的社會問題,政府也特別設立獨居長者關懷方案。

獨居長輩一直都是慈濟慈善致力關懷的對象。事實上,一九六六年慈濟功德會成立,第一位照顧戶個案就是獨居者,八十五歲的林曾老阿嬤,蝸居臥病在破爛的木板房,慈濟為她延醫治療,長期濟助,直到四年後阿嬤過世。

貧、病、殘,均是慈濟救助的對象,也並未將「獨居長輩」特別區分出來。當二十年前,長輩們「孤獨死」的情況出現,證嚴上人注意到這個訊息,也呼籲社會各界共同關注,特別是強調關懷要社區化,將生活周遭的鄰居當作親人彼此照應。

人口老化是臺灣社會發展的趨勢。從一九九八年到二○一八年,二十年間的人口結構,從當時的「高齡化社會」到現在的「高齡社會」,每七人就有一位是老人。國發會更推估二○二六年臺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亦即老年人口超過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每五人有一位是老人。

另一方面,隨著臺灣家戶的小型化趨勢,獨居戶目前約有近兩百七十五萬戶,超過全臺戶數的三成;獨居將成為未來老年人口的居住常態,這也意味著獨居老人不再像以往,必然是落入貧病的弱勢族群;未婚、喪偶、分居或與子女分家,皆是成為獨老的原因。

雖然獨老比例增加,但根據衛福部調查顯示,政府列冊需要關懷的獨老人數卻遞減,從二○○○年的五萬三千多人降到去年的四萬五千多人;究其原因之一,是照顧網絡增加且日趨綿密,目前在全臺即有三千個社區關懷據點;再者,有些老人家認為生活足以自理,或是不喜被打擾,而拒絕關懷。

隨著年齡增加,健康與經濟狀況逐年下滑,社福團體所能做的,除了減低因此形成的弱勢機率,獨居長輩更需要關注的是心靈的寂寞與憂鬱。

慈濟臺北分會在一九九八年即承接臺北市政府關懷方案,負責大部分區域的列冊獨老訪視,迄今二十年。

高雄分會則持續投入社區慈善,漸漸獲得高雄長青中心的信任,從苓雅區開始,二○○六年服務範圍擴增到楠梓、三民、鼓山、前鎮等區;二○一五年高雄縣市合併,慈濟關懷獨老的範圍又擴增到海線的湖內、茄萣、永安、田寮、阿蓮、燕巢、彌陀、岡山及橋頭,還有山線的旗山、美濃、內門、六龜、甲仙、杉林等。

中區志工則深耕社區,主動向轄區之鄉鎮公所、村里長請教獨居長輩資料,逐戶訪視關懷,至一九九八年底訪視逾萬戶,篩選出一百零三十八件列冊長期關懷,有些是需要補助生活費用的照顧戶,有些是居家關懷戶,志工例行訪視。同時也視區域內長輩生活特質與需求籌畫活動,以擴大他們的生活圈。

中部和南部有不少因為青壯年人口外移而產生的獨老現象,很多鄉間老屋不是空無一人,就是獨留老人居住,年輕人缺乏返鄉意願,最後慢慢形成所謂的「孤老村」。

北部獨居長輩的數量最多,雖然享有城市的便利機能,但隨之而來的住房和租房壓力卻也不小。另外,城市居住大多以垂直型的公寓為主,對許多年紀大、身體機能下降的長輩並非友善;也有不少因為經濟不佳,或是租屋市場不友善而迫居於蝸居陋室之中。

上述種種情況在慈濟關懷獨老的二十年內陸續發生,志工們也因應社會變化而持續調整服務內容,希冀長者們能夠安心老化。

今夜無眠,不只我一人
撰文‧廖月鳳 
攝影‧賴振豐

人命在呼吸間,今天我有深深的體會。

本應是快樂週日,也許正好旅遊結束,好整以暇回家準備明天的工作;也許是正要回到工作崗位,努力為未來人生打拚。三百多人共乘這輛一票難求的普悠瑪火車,就要到今天的目的地;稍縱即逝間,呼與吸來不及交替,今天的目的地,竟變成這一生的終點……

十月二十一日事發當天,我正忙完前一天的志工勤務,好不容易得空回老家為下一季菜圃播下菜苗,返家途中,聽到一陣又一陣刺耳的救護車鳴笛聲,心裏不由得生起了焦慮。根據以往急難救助與訪視經驗,我希望不是哪戶人家的孩子發生了車禍,也不要是一家之主受傷了。但這個聲音不太像是平常的單一車禍事件,一輛又一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此時,手機「宜蘭防災急難平臺」群組傳來訊息:「臺鐵樹林開往臺東的普悠瑪火車,四點五十分在蘇澳新馬車站發生出軌事故,已經有人受傷。」

這陣陣的鳴笛聲,催促得心裏很不能釋懷,火車出軌事故與這陣陣的救護車聲有關嗎?承擔慈濟人文真善美記錄工作已十七年了,感覺未曾有過這麼強烈;直覺告訴我,別回家了,趕快出發吧!

我心裏盤算著,依照往常,受傷者理應送到事發地點最近的醫院,所以志工關懷工作應該要到蘇澳榮總。我與擔任攝影志工的賴振豐師兄,約好先到慈濟羅東聯絡處集合,再趕往蘇澳榮總。

熟料,在前往聯絡處途中,第一時間趕到事發現場的林鴻欽師兄告知:「快快快,新馬火車站站長說要往生被,趕快送來。」心一糾結,怎麼回事?這一撞到底有多麼嚴重?

志工正在準備往生被與毛毯,我們料想這不是一般事件,於是決定先前往火車翻覆現場。

傍晚六點多,來到距離車站約兩百公尺的橋上,遇到送往生被來的林順發師兄;我們步行進入,看到車廂已脫離鐵軌,警、消、軍進駐搜救;宜蘭區慈濟志工有近三十人到達,此際傷患多數已移出,送往五所醫院救治。

往生被備妥,茶水擺上桌,志工待命著。月臺上,站滿了媒體記者、政府單位主管等人,等候最新狀況消息。由於車廂翻覆,加上撞擊所致,其中已經被尋獲的罹難者,要移出誠屬不易;一分一秒過去,我們心裏很牽掛,車廂內是否還有亟待救援的生還者?

夜愈深,涼意愈濃,身上薄衫抵不住臨海靠山瞬息變化的深秋氣溫。即使如此,志工人數不斷增加,連最北邊的頭城志工,也來到最南的蘇澳新馬車站支援。

慈濟羅東聯絡處在傍晚五點三十分即成立緊急應變中心,香積志工開始準備熱食、薑茶,蘇澳環保站則烹煮容易進食的熱粥;晚間八點,熱食送到新馬車站,再加上毛毯,希望讓深夜裏的救難人員能暖胃、紓解疲憊的身體。

掛念,盼減輕家屬傷痛

四點五十分意外發生後,志工只因為聽到不尋常的救護車連續鳴笛聲,就前往現場,此後,慈濟人陸續出現在所有受傷乘客安置的醫療院所及搜救現場,即使到了午夜沒有人說累,也沒有人離開,一心守護著崗位。

慈濟的動員,令搜救現場的國軍救難人員連聲讚歎「不容易」。但是我的心裏有著不一樣的想法。不容易的是救、護與不捨的一念之心,是初心對境的善念,大家出動的不只是行動,內心不僅擔憂著傷者、往生者,感同身受痛失親人的悲慟,更是放不下的掛心。

午夜,空氣已轉成寒冷,薄衫罩不住,凍得直發抖,家屬的心呢?又該如何慰藉才能平撫。明天,鐵路局會搶修通車,但是瞬間無常所造成的慟與痛,將是久久無法磨滅。

「菩薩所緣,緣苦眾生」,這是我今天的體會,有苦的地方就有菩薩現身,就為撫平傷痛,不惜身累。凌晨兩時多,群組傳出訊息,清晨五時大家將集合,再到各所醫院關懷。

夜半,回到羅東聯絡處,燈火通明,增加的毛毯備妥裝上車出發了。心繫著現場,掛念著傷者、擔心著家屬能否承受瞬間的死別,今夜無眠的不會只是我一人。

完整內容請見《慈濟月刊》624期

慈濟道侶叢書慈濟月刊慈濟道侶叢書部落格慈濟全球資訊網讀者信箱
2010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版權所有∣Tzu Chi Humanitarian Center Foundation
如欲轉載慈濟月刊電子報圖文,請洽詢 (02)28989000轉2055 慈濟中文期刊部 蔡嘉琪小姐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