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還能找理由,很多都是小時候父母或老師的「恐龍判決」教的

【biz互動英語報】提供商、職場中各式場合的速效應用英語,讓你在職場、社交領域掌握競爭優勢。 【阿布拉電子報】分享文學性、藝術性與兒童性兼具的兒童繪本,並希望透過繪本和你一起發現孩子的世界。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5/23 第217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Mr.6

暴力還能找理由,很多都是小時候父母或老師的「恐龍判決」教的
這是真真實實的事件。某日,看到兩個可愛的小學生走在路上,那個年長的小哥哥,突然打了小弟弟一拳!

然後,他們身旁那位顯然是他們媽媽的,開始「處理」這場打架事件。

那個媽媽的處理方式,讓我印象深刻。

「來,我是你們的『法官』,」媽媽伸出兩隻手,拉住兩兄弟:「我最公平的。」

媽媽先轉向哥哥:「首先,你為什麼打弟弟?」

哥哥講了一大堆理由。

讓我特別注意的是,打人的人,理由應該會推到弟弟身上,一定是弟弟做了什麼事,哥哥才會這麼生氣。但這個小哥哥他說的理由都是,他功課太多、壓力太大、今天特別疲倦、煩悶不已……。

「好,我聽到了。」媽媽理解的點點頭。

然後,媽媽叫哥哥去旁邊罰站。

到這邊為止,一切都還好。

不過,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接下來,媽媽轉向弟弟,開始向弟弟「訓話」。

「你喔,你,」媽媽指著弟弟說:「哥哥已經心情不好了,你還站在他旁邊幹嘛?」

「哥哥需要發洩一下,你幹嘛不讓他一點?」

「你被打,活該啦!都是你不懂得『躲颱風』!」

我在旁邊偷聽,覺得怪怪的。

這時候,媽媽對小弟弟吼。

「來,你也一樣!」媽媽說:「來這邊,給我罰站!」

本來我是低著頭在偷聽,聽到這一句,不得不猛然抬起頭來。

實在太驚訝了。

應該沒有聽錯吧?

弟弟沒有打人,為什麼也要罰站?

「媽,為什麼我要罰站?」那個小弟弟也問了和我心裡同樣的問題:「我是挨打的那個人耶?」

沒想到,媽媽理直氣壯。

「這場糾紛,你們兩個人都有錯!」媽媽生氣的說:「如果你沒有在那裡挑釁,為何哥哥會打你?」

小弟弟哭了。

「我完全沒有挑釁,是哥哥無緣無故打我,」小弟弟叫道:「是哥哥打我,哥哥打我耶!為什麼我要被處罰?」

不過,媽媽不為所動。

這個「法官」已經判完了。

我聽到那個小弟弟的哭聲,覺得心中很揪、很悲哀。

那位小哥哥念出他暴力的理由,振振有詞的,就知道這絕對不是他的「第一次」,換句話說,小哥哥每次暴力,只要講出一大堆理由,暴力就可以有點「合理化」了,然後,他只需要接受相對輕微的處罰,就沒事。

然後,施暴者沒事了,受害者(也就是那個小弟弟)竟然也被認為有責任去「躲」那個暴力,沒躲成,被打到了,送到醫院去了,受害者自己也有一部份的錯──至少看起來,那個媽媽是用這樣的邏輯在教小孩的。

孩子長大,到了社會上,哪天突然打人了,都可以在警察局,理直氣壯的辯稱:「我心情不好。」

「我看不慣那些人。」

「工作壓力大,我純粹是發洩。」

「那些人對我出言挑釁在先。」

好像講出這些話,他就可以卸下了一點點的罪責,雖然自己仍有罪,但至少另一個人,好像也有一點點不對。

試問哪一起社會事件,那個「魔」不是將一切罪過推給對方?某位連續殺人現行犯都將他的行為偏差,怪罪給國小兩位女同學。

從小在家,這種小型暴力事件,家長就是那個「法官」。

這個「法官」怎麼判,會影響到孩子未來會不會再重覆一樣的事情。要知道,在家裡,受害者小弟弟還願意分擔一些罪,到了外面,可沒有受害者願意分擔任何一點點。

暴力不可怕,可怕的是後面找理由又怪罪於他人,才是未來的禍根。

每個大人都有責任,千萬別當一個「恐龍法官」做出「恐龍判決」,才能將這些剛剛萌芽的暴力,趕快「斬草除根」。

 

「Mr.6」的本名為劉威麟,美國史丹佛電機、管理雙碩士,14歲移民加拿大,而後移居美國矽谷,互聯網經驗超過15年,出版12本書,返台後投入創業投資與網路產業,與在矽谷創業成功賣出公司的弟弟劉威廷共同經營「Mr.6行銷團隊」,繼續經營最愛的網路產業,助企業挑戰更高效益的網路解決方案,邀請Mr.6演講或授課請來信:help@mr6inc.co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