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

結合物理、化學、生物…等多元化的科學,【科學少年雜誌親子報】精選雜誌內容,給你有趣又好玩的科學知識。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10/19 第 1451 期
 
   

‧《我的蘭陽米其林》、《老宜蘭的面孔》村落文學深耕在地,傳遞蘭陽之美…..

 
   

【10/26(五) 誠品信義店】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 新書發表座談…..

 
    ‧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卷三(1955-1959)‧國族音影:書寫台灣.電影史 ……
 
   

中國現代文學批評界的兩大巨擘──夏濟安、夏志清夏氏兄弟

 
 

親愛的讀友們:

【Hahow 好學校 x 聯經出版 x 祁立峰教授】

誰說古聖先賢一定正經八百?
用網路鄉民語彙重新解讀經典古文,
你會發現,他們有時候也很歪!

只要有參與填寫問卷,留下 E-mail,課程正式開始募資當天,我們會將 8 折優惠序號信件寄給你!

https://hahow.pse.is/B2WVH

 

     
  Openbook 選書小組 OB短評》行氣解鬱的極品好書懶人包 …>> more
  村落文學深耕在地,用文字傳遞蘭陽之美。《我的蘭陽米其林》、《老宜蘭的面孔》由作家李昂、吳敏顯分享書中蘭陽地區多面向體驗與宜蘭舊時光的人生故事 …>> more
  大歷史的祖師級作品,果真氣象萬千!作者是「大歷史」的先驅翹楚,將宇宙誕生以來到20世紀每個大架構的形成和重組,析論得面面俱到,並留下無數進一步思索的空間 …>> more
   

【2018/10/26(五) 誠品信義店三樓 forum】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 新書發表座談會…>> more

2018《KH Style 高雄款》No.10「高雄迷鐵道」…>> more

時下最流行的style!就是「高雄款」 …>> more

   

作者/熊秉真

主編/王洞 編著者/季進

作者/50大商業思想家

作者/喬納森‧塔普林

作者/洪國鈞

作者/梁慕靈

作者/邱澎生

作者/李時雍、何敬堯、林妏霜、馬翊航、陳允元、盛浩偉、楊傑銘、詹閔旭、鄭芳婷、蔡林縉、蕭鈞毅、顏訥

作者/井上一宏

作者/杜明

作者/查爾斯‧泰勒

作者/莊世瑩、陳玉金、曹銘宗
繪者/許育榮、曹益欣、楊麗玲

   
  

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卷三(1955-1959)

家常、感情、文學、電影、時政
中國現代文學批評界的兩大巨擘──夏濟安、夏志清夏氏兄弟
18年的魚雁往返,是一代知識分子珍貴的時代縮影
現代中國學術史料的重大事件

※   ※   ※

按語(節錄)

濟安於1955年6月16日從艾爾克特乘灰狗公車(Greyhound Lines),兩天後到達紐黑文,與弟弟相聚。志清所住公寓狹小,只好安排哥哥住在耶魯大學研究院宿舍。請同學哈利.納德爾登(Harry Nettleton)照顧哥哥。志清住在宿舍時,常與哈利同桌吃飯,哈利有時背些劣詩,供大家取笑。哈利記性好,愛文學,對其專業化學卻興趣缺缺,1955年還沒有畢業。哈利金髮,碧眼,身材修長,大學本部,即在耶魯就讀,是名副其實「耶魯人」(Yale Man)。哈利文學修養極高,出口成章,所以濟安在1955年8月26日(編號288)信裡,提到他讀紐約時報克勞瑟(Crowther)的文章,好像在聽Nettleton說話。哈利得到博士後,在孟山都(Monsanto)擔任研究工作,因學非所長,每遇公司裁人,即不能倖免,1975年又失業,感恩節後一星期,舉槍自戕。志清1976年初寫過一篇文章,〈歲除的哀傷──紀念亡友哈利〉(收入2006年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歲除的哀傷》)。志清常說,如果哈利讀英國文學,一定會出人頭地,不知他為什麼要讀化學?也許美國也跟中國一樣重理輕文吧!

濟安初見卡洛,覺得卡洛溫柔嫻靜,很為志清娶到這樣的妻子高興。卡洛訂婚後即與濟安通信,見了濟安,感到非常親切,一直視濟安為最知心的朋友。志清的獨子樹仁(英文名Geoffrey)出生才六個星期;卡洛產後,體力尚未恢復,又得照料嬰兒,無法駕車帶濟安出遊,兄弟二人就在圖書館用功。當時志清的辦公室就在圖書館裡,他正在寫《中國現代小說史》,濟安即續寫其印大未完成的作業──《耶穌會教士的故事》,前者1961年出版,備受好評,使志清獲得了哥大的教職,後者1955年被美國《宗派雜誌》(Partisan Review)秋季號刊登在首頁,一償濟安英文創作成名的宿願,可惜後來濟安專心教書,編雜誌,做研究,再沒有餘力從事英文創作。

1955年6月,志清的同學大半已畢業,除哈利外,另有一位政治系的同學陳文星,浙江人,正在寫論文,雖然不住宿舍,但講上海話,是志清最好的朋友,志清自然也請他照顧濟安。陳文星獲得博士後,在紐黑文阿爾貝圖斯─馬格納學院(Albertus-Magnus College)教書,追求濟安的高足張婉莘小姐,當時婉莘在紐約復旦大學攻讀哲學博士。婚後,雙雙到紐約聖約翰大學教書,與志清來往頻繁。1954年志清與卡洛結婚時,「義務照相師」是陳文星,文星尚無女友。1969年志清與我結婚時,「義務照相師」也是陳文星,他和婉莘已有一個兩歲的男孩。他們的女兒米雪兒,比小女自珍大一歲,常來我家。志清戒菸,屢屢失敗,1983年在文星家做客抽菸,被米雪兒曉以吸菸之害,把菸終於戒了。婉莘注重健康,推薦阿黛爾.戴維斯(Adelle Davis)的《讓我們吃得對以保健康》(Let’s Eat Right to Keep Fit),從此志清不吸菸,飲食清淡,服維他命,勤於運動,保養身體。文星長志清四歲,2006年去世後,婉莘搬去波士頓,就很少見面了。

濟安於1955年8月25日告別紐黑文,在紐約逗留四日訪友購物,飛洛杉磯,乘汎美航空公司飛機,經東京,於9月1日抵臺,仍住臺大教職員宿舍。濟安在臺大外文系教授高級課程,很受學生愛戴,上級器重,又創辦了《文學雜誌》,儼然文壇領袖,為避免遭人物議,決定不追求女子。除了志清不時提醒哥哥多與女子接觸外,這110封信裡很少談論追求女友之事,大半互通家庭瑣事,讀書心得,評論電影及臺灣文壇。五○年代,臺灣政局漸趨安定,生活日易改善,直到1959年濟安再度來美,濟安度過了四年安定的日子;相反的,志清換了三個工作,也搬了三次家。1955年秋搬到安娜堡(Ann Arbor)市,在密西根大學教授中國文化,次年搬到德州奧斯汀(Austin)市休斯頓─特羅森學院(Huston-Tillotson College)教英美文學。1957年搬回美東,在紐約州立大學波茨坦(Potsdam)分校教英美文學。1956年6月獨子樹仁夭折,無論在事業上,生活上,志清都受到很大的創傷。

志清在紐黑文火車站送別濟安,三個星期後,也離開了居住七年半的城市去到安娜堡,開始教學生涯,在密西根大學教授中國文化。上《中國現代思想史》時,發現兩位中國學生坐在後排,課後才知男生是濟安的朋友馬逢華,女生是羅久芳──羅家倫(字志希)先生的女公子。志清頗感汗顏,原來他正講《五四運動》。志希先生是「五四健將」,志清初次涉獵中國文史,所知有限,竟在志希先生女公子前班門弄斧。不久逢華帶久芳、張桂生來看志清,志清以為久芳是逢華的女友,其實逢華是受託照顧久芳的。久芳甫自澳洲雪梨大學(Sidney University)畢業,隻身來美攻讀歷史,父母不放心,輾轉請馬逢華、張桂生照顧久芳。馬、張二人均受託照顧久芳,恰巧都是河南人。逢華1955年2月才到密大,只比久芳早來半年,對安娜堡及密大不熟。桂生已是講師,又有汽車,帶久芳找住所、上街購物都方便得多。久芳從未在臺灣上過學,沒有來自臺灣的同學,先認識逢華,由逢華引見其表哥的同學張桂生,可能被「照顧得緊」,就常與比她大十歲以上的兩位學長在一起。

卡洛不會做中國菜,想吃中國飯時,只好由志清親自下廚。有時會請逢華、久芳,他倆總帶桂生一起來。桂生會唱京戲,飯後來一段清唱助興,其樂融融。志清在耶魯時,總覺得「北派同學虛偽」合不來。來密大後,倒覺得這三位朋友誠懇,很談得來,馬、張、羅加上耶魯的陳文星是志清一生最要好的朋友。1955年濟安來華大時,志清僅識耶魯同學張琨,逢華1961年才應聘為華大經濟系助理教授,1966年桂生也去華大教地理,楊牧任教華大已是1970年左右的事,他們1981年聯合推薦志清來華大演講。志清見到許多好友,受到熱情招待,非常高興。

我第一次見逢華大約是1974年,他趁在紐約開會之便來看我們,抱了一個很大的洋娃娃送自珍,給人一種慷慨真誠的印象。因他正值失婚期間,我邀了幾位朋友,包括未婚小姐來家便飯,希望幫他找位合適的伴侶,他不是那種風流倜儻,令人一見傾心的人,自然沒有結果。1976年夏,我回臺探親,恰巧逢華在臺北開會,那時他已和丁健女士結婚,請我在峨眉餐廳吃午飯,談了很多話,真像老友重逢,不像只見過一次面的朋友。飯後我權充老臺北帶他去給太太買了兩個皮包,一個白色,一個灰色斜條,都是長方形的,跟我自己買的一模一樣。

逢華雖然專攻經濟,實是一位「文學青年」,在北大讀書時即嘗請益於沈從文教授,又參加九葉詩社,與袁可嘉是好友。逢華與哈利.納德爾登不同,對自己的專業很感興趣,在經濟學界亦有所建樹,著有《中國大陸對外貿易》,經常在英文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濟安1960年在柏克萊加大研究時,逢華也在加大,都是單身,需找工作,學開汽車,真是難兄難弟。濟安又常去西雅圖,他1960年後的信常提到逢華,也涉及逢華的隱私,對逢華的前妻有不利的描述。逢華用功認真,對朋友忠心,可是也有固執的一面,順便講個小故事,與2009年志清得病有些關聯。

話說2009年1月29日,我出去買電視,志清一人在家,接到一位女士的電話,約時間來訪,志清聽著聲音很熟悉,不好意思問對方是誰,即答應對方來訪。如我在家接電話,就會婉拒,因為我早已答應畫家司徒強下午六點半來看志清,自2008年起,志清體力不如以前,通常一天只能會客一次,約兩三小時。原來打電話的女士是袁可嘉的大女兒咪咪,打過電話很快就來了。她送來北京紀念袁可嘉追思會的磁碟。她說:「爸爸想念馬伯伯,不知為什麼馬伯伯不回信?」志清非常熱心,拿起電話就找逢華,沒人接。志清每隔幾分鐘再打一次;志清不斷地打電話,咪咪就講她父親婚前的風流韻事。志清也請久芳在西雅圖打電話找逢華,直到傍晚六時,還沒有消息。志清留咪咪吃飯。司徒先生八點多鐘才來,還帶來幾位年輕朋友,一同到附近的「哥大小館」吃飯,外面冰雪滿地,志清又餓又冷,第二天就發燒,得了肺炎。咪咪總覺得是她把夏伯伯累病了,很感歉疚,怕我責怪,以後就不再來我家了。

逢華第二天,打電話來,說是一個下午都在醫院裡。逢華晚年有眼疾,小疾微恙不斷,丁健也體弱多病,夫婦倆常光顧醫院。逢華說袁可嘉太好名,託他在臺灣出書,他無法幫忙,故未覆信。可嘉1949年寫過一些反共文章,新中國建立後,即調離北大到社會科學院服務。改革開放後,女兒咪咪來美學習電腦,畢業後即在紐約一家公司擔任電腦設計師,接父母來美。袁夫人難忘文革時所受驚恐,即留美長住,可嘉卻認為根在中國,北京有朋友,有工作,一直住在北京,偶爾來美省親。直到年老才來紐約與家人團聚,寂寞多病,常思念老友,至終不知為何接不到逢華的回信。

逢華集結歷年所寫文章,出版了《忽值山河改》(風雲時代出版社,臺北,2006),書寫其逃亡,輾轉來美求學謀職的經過。書中提到許多良師益友,對桂生久芳相戀、成婚、家庭都有詳細的描寫,對自己的婚姻卻諱莫如深。據久芳說是逢華1963年在美國開經濟學年會,被一位同行看中,託桂生為其姨妹做媒,桂生義不容辭,即介紹雙方通信認識,不久即訂婚。翌年逢華趁赴港開會之便,至臺北完婚。婚後,接太太來美。太太過不慣美國清苦的生活,逢華發現太太沒有文采,原來所寫情書是姐姐代筆的,夫妻時常爭吵,終至仳離。1975年與丁健結婚,丁健原在斯坦福胡佛圖書館工作,夫妻鶼鰈情深。晚年丁健因癌症早逝,逢華搬進療養院,無子女,幸有桂生夫婦等好友常去探望,逢華於2013年10月去天堂與愛妻相聚。

 

^TOP
    

   

    和你聊天的是人 還是機器?
人工智慧理論源自於英國的數學科學家–艾倫·麥席森·圖靈,他曾在著名的論文《計算機器和智能》中提出值得深省的問題:「機器能夠思考嗎?」。

有時理解比教導更重要
常常聽到有人說,第一胎照書養,第二胎照豬養。兩種教養方式顯然不同,若走向極端卻又都未必適合,若能互相兼顧,反而能夠幫助我們更加理解孩子。

 

  

聯經出版公司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
關於內容請洽
聯經出版公司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